霡清霂

《雪花梨》小段子--《寄流连》

       《雪花梨》小段子--《寄流连》

         赠 @夹竹桃的斑驳影  老规矩,翻倍

     时近黄昏,热气不再逼人但余威仍在。由回廊入得内院,树影纷纷,将暑热滞于门外。灵犀端着厨房刚制好的冰酪来到内室,许是牛乳与薄荷末的香气叫醒了鼻子,榻上美人呢喃一声缓缓起身。美人落座,由灵犀取篦梳头,睡意未退仍未睁眼,一口一口尝着灵犀送到手里的冰酪。冰酪见底,美人也走了困,施施然张开眼。

“公子呢?”

闻言灵犀不由开怀,理了理美人头发。笑道

“公子说入伏之后,夫人苦夏,琢磨着送夫人个礼物消暑,着有琴先生送来。让夫人醒后去后院寻他。夫人刚睡下,我看到有琴先生大汗淋漓地进书房请安,好生辛苦。”想起午时过后见到有琴先生原本白皙的脸晒得如煮熟的虾子一般,灵犀笑得更欢。“夫人没看到,有琴先生的脸红得像上次夫人带我们去听戏的关二爷一样,好生可怜。”

如歌闻言无奈莞尔,自家相公惯爱搜罗些有趣的精巧玩意儿给她,奈何人又很懒,多半是经由北方八省的管事寻来或有琴先生跑腿,不知这次又是什么。

      行至后院,途径花园芭蕉掩映,竹柏交翠,园内盛植芍药、牡丹、木槿、夹竹桃等,花香扑鼻,闻之不由精神一震。绕过偌大花园仍未见到银雪踪影,如歌伸伸懒腰,继续前行,快到濯缨湖时忽闻一股熟悉的乌木香气,随后被蒙住了眼睛,跌倒那人怀里。“银雪,别闹。”“嘘~”那人将她扶正,在耳边低语“歌儿,跟我来。”如歌笑着只好由他牵着来到湖边,濯缨湖湖面宽广,四周垂柳绿竹环绕,亭台楼阁精巧细致,别出心裁。当初建造府邸时,银雪特意亲自登门请了名家设计。

约摸到了湖边,银雪松开她,眼前景象甚是惊喜。湖面遍植荷花,红白相映,莲叶接天。湖边泊了一艘画舫,较她在江南看过的更大一些,不似游船赏乐的小舫。画柱雕梁十分华美,周身环绕宫灯,中间有一牌匾题“寄流连”。“来。”银雪牵她进入其中,画舫前身为会客厅,上有一匾“庐傲”,中堂作书房用,内堂为起居处。

       如歌越看越喜“你何时打的画舫?”银雪拉她在中堂窗边坐下,“月前让管事从南洋进的楠木到了,便从雷惊鸿那借了几个打船的好手,今日交船,带你来看看喜不喜欢?”银雪凑近她,满脸期待“歌儿,你可喜欢?”“很喜欢”如歌于他脸颊印下一个吻。银雪牵她来到船头,反手一掌,船身开动,推开层层莲叶。如歌坐在船头伸手触碰荷花,银雪坐在一旁一边护着她一边给她剥莲蓬,后来索性把食盒拿来甲板为桌,摆着几盘精致菜肴,红泥小火炉上温着品花酿,铺开波斯绒毯。两人喝酒谈天,天色已暗,如歌偎在他怀里,掌心一抬宫灯尽数亮起。许是饮过酒,如歌目光朦胧,清风荷香沁着酒香,银雪忽的咳了一声,让如歌惊觉他今日饮酒过了些许,忙拿下他的酒杯,放置一旁。“不让我拿杯子我就喝不到了?”银雪玩味地看着她,眉毛一挑。如歌挑衅将酒瓶抱住喝了一口,下巴轻抬。银雪邪魅一笑低头吻住她,如歌手轻推他,被银雪拉下,不久双臂环住他脖颈。银雪忽起身将她抱起,向内堂走去。锦帘滑下,帐中莺啼旖旎,红色寝衣被掷出,一只白嫩小手伸出要拿回,刚碰到脚踏却被拉了回去。美人酒劲上头气不过索性也扒了他的寝衣,银雪自然乐得她代劳。红色寝衣上附上一件白色的,看上去彼此纠缠。床榻无灯,顶上唯一颗中等大小的夜明珠,光亮幽明足照帐中。

       锦被翻起红浪阵阵,歌儿环住他精瘦腰身,进出间无尽快意满足。他长发滑过脸颊,弄得她有些痒,伸手去拨却被银雪攥住手臂,他越发深入,猛然将她手臂按在头顶,齐根没入。她一时不耐,狠狠咬在他脖颈,银雪一抖,她随即抱歉地轻吻那处咬伤,舌尖滑过。银雪轻笑了一声,手伸出锦被摸到衣带,迅速将歌儿两手反绑床头。“咬我”他凑到如歌耳边轻笑,歌儿嘟着嘴巴柔声“不是故意的嘛。”银雪看她这模样十分可爱,笑着勾勒她耳朵轮廓含糊说道“我要罚你。”向下轻咬她身前绵软,歌儿双手绑着无力挣脱,只得轻哼求饶。“银雪 银雪。。”“叫我什么?”别人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却是手臂被反绑,不得不求饶。没关系,江湖儿女,能屈能伸,反攻指日可待。“夫君,夫君”银雪终于解开她,她似是随着水波荡漾。一股暖意袭入体内,云歇雨收。方觉出周身闷热难当,身上盖着锦被,还盖着一个他。推开他是不可能,她也不想。推推他指着帷帐,银雪会意拉开绸缎,只留薄纱一层。清风进了些许,她犹嫌不够把锦被拉下,却被银雪拦住“当心着凉”。她嗔怪“热”,说不尽的撒娇意味。银雪把她揽进怀里,掌中凉风阵出,十分惬意。摸摸他的手,犹自温热,如歌安心躺好。“明日雷惊鸿和刀冽香到府上小住,我打算扩开南方的生意,借用霹雳门水路自是稳妥些。茹衣身子不便,有琴担心得很,估摸着是不让她外出,熏衣随战枫出巡还未归来。你最近身边说话的人都没有,与刀冽香许久不见,想来你也欢喜。”如歌把玩他的手,十指相扣“欢喜,你为我做的,我都欢喜。”银雪莞尔“惯会哄我。”小姑娘娇滴滴的声音,似有些委屈“真的。”小姑娘正色道“我爱你。”银雪内心一荡,轻吻她额头“我也爱你,我自是相信,睡吧,明日还要见客。”小姑娘迷迷糊糊,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方才想起来。。。茹衣和有琴这辈分。。。若按你的算,孩子,岂不是。。要叫我师祖母”银雪凑到她耳边“若是不困。。”言下之意不言自明。如歌连忙揽住他腰身“累了累了,睡吧。”闭眼装睡,不一会沉沉睡去。银雪理了理她汗湿的头发,抬手盖住夜明珠,安枕睡去。

     方才

    巡夜侍从头子见到画舫宫灯摇曳,忙带人返回。“头儿,咱们不去巡湖了?”“不去,快走。”“为什么啊?”黑暗中看不见红了脸的侍从头目,低声吼道“哪那么多话,快走。”

     第二日见到雷惊鸿夫妇,自是热络。刀冽香看到如歌把脖子捂得严严实实,十分替她感到炎热。“如歌,这么热的天你怎么领子还穿那么高啊。”一伸手拉不要紧,一片红红的印子。“如歌这是怎么了?”又看到公子脖颈的红印。“公子你也。。”

      银雪放下茶盅“有琴因茹衣有孕特意去采办了些波斯瓜果,送来一些,许是吃来有些不适,便长了些红印,无妨,过几日消了便好。”(心疼有琴,受累还要背锅)

     于是刀冽香与歌儿出门逛街听戏之余,顺便还买了些药膏。

     女孩子间有说不完的话,加上银雪、雷惊鸿又有正事要谈,经常和管事商议到深夜,有时还要去品花楼应酬些许,当然,留宿是万万不敢的,歌儿便和冽香在客房缀云轩同寝。直到半月后,送走雷惊鸿夫妇。银雪与如歌携手游园。如歌贴在他耳边“银雪,冽香昨日才告诉我,原来她已有身孕了,吓死我了,幸好这些时日晚上没有踢到她。真是后怕,她也真是不早告诉我。”看银雪只是含笑看着她,不禁有些踌躇“银雪,你想要一个孩子吗?”银雪把她揽在怀里“你还小,女子怀孕生产太过辛苦。再说,我有你就够了。”本就是与天争来的缘法,叫他如何敢生出妄念。见她有些失落,忙说“凤凰说品花楼近来有一个西洋客商,带来一种十分好看的幼犬,想不想去看看,若是喜欢买只回来养,也是一样的。”如歌忍俊不禁“你这人,这怎的一样。”银雪轻抚她头发“都一样的。”
     “对了,冽香把这个给我,让我还给你。”说着拿出了一个小香包,银雪打开是那根琴弦。“天下第一美人果然是。。”未等她说完银雪将琴弦与香包在掌中化为粉末,随风飘散。“你这是作甚?”  “无用之物何须留着,再说只要娘子觉得我美就好了。”
风和日暖,花香沁人,让人,想,一直这样下去。

      夏去冬来,十五之前要将今年的帐对完,有琴刚得一对龙凤胎,喜不自胜。银雪自不好将对账之事再全数交给他。北方八省的管事前来拜访银雪时,也要来给如歌拜年。在前院如歌与他们寒暄过后,并未多留,自有花大娘招待他们。年节之前银雪有琴要对账,府里有花大娘帮衬,凤凰忙着品花楼。只有她这个闲人得了空日日去和她徒孙徒孙女培养感情,虽然她很不想承认这辈分。看着粉嫩的团子,也是爱意满满。想起以前还要叫有琴先生,现在直接喊有琴,听有琴一声师娘。辈分什么的,也就不纠结了。

     十三早上,凤凰来拜早年,如歌托她给银雪带了个荷花荷包。银雪看到是荷花,心下了然。

       没想到十四下午却听侍从来报,灵犀和花大娘发现夫人在房内晕倒了。惊得银雪大氅都没穿直接快马回到府邸,不待通报,翻身下马直奔内院。入内却不见慌乱,只歌儿一人,歌儿已醒,身子埋在锦被里,外搭一条狐裘长毯,抱着手炉。见他来了,很是惊喜。顾忌寒气会冲撞她,坐在床尾,掖好被脚。“歌儿,可有不适,大夫如何说?”如歌却有些气恼地将手炉塞进他手里“你这样子回来,当心风寒。”见银雪一脸担忧,也不好再说。把他手拉进被子暖着“我没事。”“那怎的。。。”没待银雪说完,如歌拉着他的手到小腹那里。“夫君,你要老来得子了。”

      人间三月,春天的细雨叫醒了沉睡的梨花,廊下仆佣进出繁忙,一片喜气洋洋。银家小公子银岑逸满月礼,只邀请了至交好友观礼。晚间,道贺之人还在晚宴,将灵犀和花大娘劝过去后,屋内只有如歌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团子。她体内封印已解,前世之事尽数记起。此时唱着小调哄逸儿入睡,竟有恍如隔世之感。将他放到小床里,看着像极了银雪的眉眼,不由有些吃醋。小家伙更像爹爹,不过,也好。门被轻轻合上,银雪将披风披在如歌身上,轻声“怎的下地了,天气还有些凉,多注意才好。”将她揽进怀里,

     “你那三个师兄和雷惊鸿摆明要灌醉我,着实可恶。”如歌莞尔“那你怎么脱身的?”

     “一人连干三杯,装醉回来。”如歌抱着他,看着小家伙又看看他“逸儿真像你,真好。”银雪看着娇妻爱子,不由感慨老天终是眷顾。“歌儿,谢谢你。”如歌往他怀里靠了靠“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月是当年月,人也是当年人。

天官赐福的礼包 ​​​˶⚈Ɛ⚈˵

玉师兄粉不要踩我雪歌了好吗

霂霂又要拔智齿了 阿七阿桃还不更文咩(இωஇ )阿白不敢催啦

民国文玛丽苏yy刍议1

民国文里元配是旧式女子 就活该被抛弃被冷落被风情万种的女主取代的想法能不能改改 女主还有脸说不认同人家的自我封闭??你有资格吗 你对自我封闭的定义是什么?人家担当起了一个主母的角色 一个母亲和妻子的角色 是否参与zz那是男主让不让教不教而已 不是人家不行 就你行(•́へ•́ ╬)我倒觉得旧式女子比那些打着爱情名义行小三之举的白(黑)莲花女主 更温柔且强大 自己和身边人造成的后果却对无辜的人讽刺挖苦 真是抹不去的风尘味 你也知道逃这个词 若那个家温馨和睦让人有归属感 为什么要逃 不种桃就摘桃 得了便宜还卖乖 还有脸碰瓷林徽因 林的骄傲自尊让她再喜欢一个有妇之夫也只是康桥一恋而已 再说她对郭嘉的贡献你女主比得了吗 这才是艳骨铮铮 能为爱情郭嘉舍生忘死风雨同舟的女性太多了 一点都不少 这个都不信这么看不起女性吗  那为什么还要看言情 男主人设想艹爱国 就先爱家 尊重爱护妻儿 亲生儿子都不爱 还爱什么国 男人、丈夫、父亲的担当都没有 就别扯什么家国大业了 这种人只爱自己 能为了续弦虐打亲子 儿孙被她害死还如珠如宝的 那叫神经病 不是深情 深情这两个字太美好了 不是拿来滥用的 知己 什么是知己 男女之间当然可以有知己之情 但感情的基调从开始就是友情好吗红颜蓝颜这种词和知己搭配就是搭一层遮羞布而已 曲洋和刘正风那种才叫知己 还有世家这个词被用烂了 立文武双全人设就拿世家说事 世家的担当 世家公子、小姐的骄傲 宁折不弯的桀骜 世家的家族责任感去哪里了 先搞清楚什么是世家 尊严摆在前面 不会吃多了洗脑包就打自己母亲的脸好吗 也不会去别人的新家里自动上门求折辱 想写忘年恋先把人设立住了 英雄是俯仰无愧 前债尽清 不是扯两句家国天下就行 家、国真正做到无愧再说英雄 人设立得住的参考萧老王爷 那才是英雄 其他称个枭雄就不错了 别被作者牵着鼻子走 有一定的文学积淀 独立思考再去探讨人物 人设都假大空立不住哪来的人物 人设是骨头人物是血肉

秋日 秋千Ꮚ❛ꈊ❛Ꮚ咩 玩什么都是霸道总裁脸 少爷 您笑一笑好吗 ​​​

每个人的三观不同萌点不同成长也不同 我大一刚粗略看完《衣香鬓影》也喜欢这样的“爱情” 随着年龄增长看得多了也有了更多思考 bug太多 人设立不住 堆砌辞藻故事空洞完全为男女主服务 不尊重配角的独立人格 否定北伐 学生运动等想法简直。。。 但文笔好 好文笔能把不好的故事讲得有说服力 也有能感动我的配角 是许多像子谦那样的青年 为了那条路前赴后继 才有了现在 他们英灵常在佑我中华生生不息 我崇敬救死扶伤的燕绮 敬重为民除害手刃汉奸生父的敏言 但我不喜欢对少年结发之妻和亲子凉薄寡情的男主 不尊重妻子遗愿 在遗像前差点虐杀亲子 甚至在亲子死后还轻易原谅把他害死的续弦 如珠如宝 真爱国会在那个时候出国嗨皮吗亲儿子都不爱谈什么爱国 这种人只爱自己 而且他遇到女主之前也没洁身自好啊 渣男变情种的戏码他能对着一个歌女反思自己的冷酷无耻 怎么不想想自己妻儿 你的宝贝女主插足别人家庭还要平等 敬茶委屈你了?你爬人家丈夫床的时候 怎么不反思下自己 旧式女子活该被抛弃被背叛 自己妹妹作死 锅扔给霍子谦背 还有脸对人家讽刺挖苦 还说子谦会理解 理解你们“伟大的爱情”?理解霍仲亨对妻儿的寡情凉薄?莎士比亚都要从墓地爬出来给你们的爱情写十四行诗歌颂了 霍仲亨没让女主知道程是被他逼到那种地步才假死悔婚 念乔的人生悲剧是霍仲亨直接造成的 女主开始不也是想跑吗 被念乔告诉四少才没走成 自己伤手惹得霍怜惜成功进入督军府  白莲花光芒万丈 但就是不喜欢 又不是独裁时期 你还不让人不喜欢啊 赶紧写长评 不吐不快

那个让我知道江湖这个词 给了我江湖梦的人 不在了 风陵渡口的相遇 那些白衣翩翩、青衫萧瑟的侠客 美丽聪慧又狡黠的少女  冲哥的酒 黄老邪的碧海潮生 从此 虽说人间也有别的江湖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 但我不喜欢 拜别先生 往生极乐 走好

我们怎么不知道_(:ᗤ」ㄥ)_实习耽误醍醐灌顶 _(:ᗤ」ㄥ)_实习耽误更新文学视角 男神应该出网课(●'◡'●)ノ❤我竟然没去上课(இωஇ )

金丝眼镜衣冠禽兽饼 达成(∗❛ั∀❛ั∗)✧*。品品这美貌